抄袭有毒——从锦绣未央小说系列抄袭案学习著作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研究    律所文章
律所文章
  •   律所期刊
  •   律所文章
  •   律所讲堂
  •   万博体育竞彩app下载随笔
  • 抄袭有毒——从锦绣未央小说系列抄袭案学习著作权

    赵洁琼、陈婷

    《锦绣未央》是一部描写古装复仇权谋的电视剧,该剧红极一时,获得了其播出时段几乎所有的观众热度,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讨论的热点话题,同时这也为《锦绣未央》电视剧及《锦绣未央》小说《庶女有毒》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乃至社会效应。然而《锦绣未央》播出后,多名作家联合发声称该剧小说《庶女有毒》抄袭多部小说,并将其诉至法院。  


    案情介绍


       《锦绣未央》小说系列抄袭案,是由温瑞安等12位作家共同发起的维权诉讼。2017年4月23日北京市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首案——沈文文诉周静《庶女有毒》抄袭其小说《身历六帝宠不衰》(下称《身》)的案件。原告沈文文要求被告周静及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394,000元及维权合理开支人民币16,500元,并公开道歉。至2019年3月19日,抄袭系列案最终案温瑞安诉《庶女有毒》抄袭案正式开庭。

         2019年5月8日法院判决沈文文诉周静所著《庶女有毒》抄袭其作品《身历六帝宠不衰》一案胜诉,判决被告周静停止对小说《锦绣未央》的复制、发行及网络传播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136500元,判决被告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对小说《锦绣未央》的销售。至同年5月30日,法院陆续判决剩余十一位原作作者诉周静抄袭案胜诉。至此,历时两年半的《锦绣未央》小说系列抄袭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各方质疑

        人民网发声表态称,《锦绣未央》小说系列抄袭案涉及人数之多,牵扯范围之广,社会关注度之高几乎是近年来罕见的。该案堪称近年来抄袭比例和维权规模最大的网络文学作品侵权案。维权者全案胜诉,无怪乎被业界视作知识产权保护的一个里程碑。

        资深影评人提出,网络文学一向是抄袭、洗稿的高频地,网络文学抄袭维权难于上青天。而这一困局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三个:首先是群众的思想观念问题。至今还有很多人并不认为网络抄袭是一件可耻的事,很多粉丝支持抄袭者,甚至对维权者进行网络围攻、侮辱谩骂。抄袭者的利益攸关方也会动用机构的力量维护抄袭者。其次是侵权界定困难。由于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法规不够完善,法律法规定位模糊,侵权判定标准不甚明确,对有无独创性思维的界定很容易受“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观点的左右,这就导致对网络文学侵权行为的界定十分困难。最后是维权成本高而处罚轻。被侵权者花费巨大成本(本案中原作者们除了合理的诉讼成本外,还付出了近三年的时间)进行维权诉讼,最后获得表面可观的赔偿,但实际上抄袭者通过IP交易以及影视改编等活动获取的利润超乎常人想象。两相对比,处罚对抄袭者构不成威慑,对被侵权者也不足以补偿。

    广大网友则认为,过低的赔偿,就是在鼓励抄袭侵权。法律具有引导社会行为的作用。当违法成本远远低于违法收益时,法律不但起不到惩戒违法的引导作用,反而会让违法横行。

    法理辨析

    1、著作权的归属

        为了准确的阐明背后的法理,首先我们必须明确的是著作权的归属问题,即何人享有著作权?在本案中周静答辩通过否认沈文文的著作权来证明自己不存在著作权侵权行为。但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的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周静若想否认沈文文的著作权利,必须提供相反证明证明沈文文的著作权不存在。由于本案中周静无法提供相反证明,所以法院对周静的抗辩意见不予支持,并依法认定《身历六帝宠不衰》的著作权属于沈文文。

    2、复制权还是改编权?

      《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著作权包括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两大项权利,而这两大项权利下又包括诸如发表权、复制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近十六项权利。在本案中,原作作者沈文文主张周静对其文章中580句语句和2处情节进行了抄袭。那么这580句语句和2处情节究竟是周静机械的复制还是在此基础上产生了新的表达,成为对原文的改编?

        对于复制的定义,各国有着不同理解,因而各国的著作权法中的含义也不尽相同。从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对复制权的规定(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来看,我国复制权外延的范围较小。但这并不是指复制即是“原封不动”地再现作品。在我国著作权法中,复制权所控制的复制行为是指不增添具有独创性的新内容的情况下再现作品,这其中包括仅对作品进行了少量增删、调整等非实质性改变的再现。而改编却截然不同,改编权控制下的改编行为要求改编者在原作品的基础上进行新的创作,从而产生新的作品。在这里,我们可以通俗的将改编与复制区分为有无新独创性表达的产生,仅有一份独创性表达的是复制行为,以该独创性表达为基础创造新的独创性表达的是改编。那么依据上述分析直接将两篇文章语句进行比较,为我们获得更为直观的感受。例如《庶女有毒》中的表达为“众人吓得鸦雀无声,李长乐则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凉水,脸‘刷’的一下绿了。”而《身历六帝宠不衰》的表达为“大家吓得鸦雀无声。XX则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凉水,脸‘刷’的一下绿了。”又如《庶女有毒》中的表达为“各式各样的货物在灯火阑珊之中各显其美。……转头看那阑珊的灯火,就像模糊夜空中的五彩繁星,恍然又如过了一个轮回。”《身历六帝宠不衰》中的表达则为“各式各样的货物在灯火阑珊之中各显其美,她转头看那阑珊的灯火,就像夜空中的五彩繁星,恍然又如过了一个轮回。”通过简单的对比,我们不难看出,周静的文章抄袭部分并未以沈文文文章的表述产生新的独创性表达,几乎是对原文进行少量删减的再现。因而,周静侵犯的是沈文文的复制权而非改编权。

    3、如何理解抄袭与复制

       “抄袭”作为日常生活中较为高频的一个词汇,实际上在《著作权法》全文中却遍寻不到,那么为何法院判决书中会出现“抄袭”字样呢?笔者大胆猜测,著作权作为一种仅保护独创性表达却不保护独创性思想、创意、观点的权益,并不符合社会大众朴素的道德价值观念,而且往往法条字面所呈现出的意义与解释后的意义存在差距(诸如复制权中的复制行为,非专业人士不会认为增添或删减部分语句也能纳入复制的范围之内),那么想要普通大众对法律判决的专业术语有深刻的理解和发自内心的认同,必须从他们的价值观与认知水平的角度出发去考虑。“抄袭”字样既包含贬义评价的味道,又能大致囊括复制行为的意义,法院判决中 “抄袭”字样的使用通常存在社会群众对复制权侵权行为内涵意义知悉、学习的用意。

        行文至此,作者不免也要表达一番自己的观点:作为标准90后,作者也算见证了网络文学的兴盛,目睹了那时网文百花齐放,各种网络小说套路层出不穷。但是,很少有人发现或者说很少有人发声,在网文领域爆火的背后,是抄袭之风的盛行。随着网文改编电视剧和各种IP交易兴起,这片阴影终于显于阳光之下。然而由于群众抄袭侵权观念的缺乏、著作权侵权认定的艰难和维权成本高昂而获得赔偿过少等多重因素,大批原创作者纷纷就此封笔。为了改变这种现状,再现网络文学的辉煌,作者认为首先必须加大对著作权侵权的立法,设计精细的侵权界定标准,为著作权侵权的判定提供清晰明确的法律依据。其次,在社会内宣传抄袭可耻的思想观念,鼓励原创,树立正确的网络文学创作价值观。最后,降低维权成本,加大处罚力度。很多时候原作作者面对抄袭行为并不想通过诉讼途径维权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维权的成本太高,而最终判决的赔偿很可能还不及他们所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于是自认倒霉算了了事。而这种和稀泥的做法最终导致的是抄袭者们更加的肆无忌惮,原创作者的生存地不断缩小,网络文学水平逐步下降。

        最后忍不住引用人民网的那句“原创是文学的生命力之源,抄袭则是阻滞文学发展的绊脚石。”眼见着网络文学“起高楼”,难道还要看到它“楼倒塌”吗?



     

    版权所有:江苏狗万万博app万博体育竞彩app下载万博手机登陆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